传媒资料库

社会新闻

 
 
 
 
 
 

首页>传媒资料库

 


《黄山晨报》创新和攀登的艰辛

  

   【作者: 程向阳】5月28日,休宁德胜鲁班(休宁)木工学校2010届匠士毕业典礼在休宁县隆重举行。经过三年的学习和实训,20名“新鲁班”被授予木工匠士学位。

    一如既往隆重的仪式;一如既往真心的感动;一如既往丰硕的收获;但,表面光鲜的背后,更有着——

  ——写在休宁德胜鲁班木工学校2010届匠士毕业之际
   一如既往隆重的仪式

  以品德为根基,以敬业为习惯,以技能为资本,以谦卑为情怀。

  因为大雨,毕业典礼放在实训车间举行。车间东面墙,这四句话很醒目。

  这是与往年不同的地方,学校的创办者、长江平民教育基金会主席聂圣哲先生在原有的“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十一字价值观基础上延伸出的新价值理念。

  上海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徐政教授一如既往地为每一位学生颁发匠士证书,抚捋流苏,并说上祝贺和勉励的话。

  徐教授已是连续六届前来休宁为匠士颁发证书了。当记者问他:“年年如此,感觉上是不是不够兴奋?”他的回答令记者感到惊讶:“我的感觉是越来越兴奋,因为,每届匠士毕业,就意味学校多给社会输送了一名职业技术人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主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朱小蔓女士在发来了贺电中称:木工学校的模范实践有力地验证了陶行知教育思想的伟大价值,陶老先生的“教、学、做合一”教育理念在匠士身上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休宁县县长金涛在当天的毕业典礼上对休宁职业教育和木工学校的创办给予肯定,他说:“培养一名匠士、致富一个家庭“的办学宗旨是农村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以敬业教育为核心,以实训教学为基础”的教学方会是职业学校培养人才的根本方法。”

  当天的毕业典礼,是历届中参加人数最多的一年。包括市县的领导,外国使者,国内的媒体以及热心职业教育的人士,他们来自世界各地,用尊重的眼光给予匠士以最高的礼仪。

  一如既往真心的感动

  简朴而又隆重的典礼上,那首温婉动人而又熟悉的歌《让我们由衷的感谢》……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触摸到人们心灵的深处。

  这首歌播放的时候,记者看到木工学校汪丽庆校长的眼圈红了。是啊,七年了,六批匠士毕业,在他和同事们的辛勤工作下,223名匠士从学校走向全国各地,学校的荣誉接二连三……

  这首歌播放的时候,站在家长席上的方江锋的妈妈眼里也噙着泪花。这位来自歙县岔口镇英富村的农家妇女,是当天早上天不亮,冒着大雨从100多公里的家赶到学校的。看到自己的孩子穿着匠士服、戴着匠士帽,满面春风的样子,作为母亲,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打动了。

  这首歌播放的时候,匠士的父亲吴友良通过询问找到了我,说有一封要交给《黄山晨刊》。那是吴友良写的感谢信,大致内容是钦佩学校对学生的高度负责,孩子在学校掌握了手艺,且改掉了诸如自控能力差等坏毛病。

   一如既往丰硕的收获

  从首届的39名匠士诞生,到第六届的20名,七年间,学校共培养出223名匠士。所有的匠士都完成了就业,大多数都能做到独挡一面,有的已经走上了管理岗位,平均每名匠士的年收入在3万元。这在黄山市农村足以彻底帮助家庭脱贫致富。

  学校办学七年来,为社会培养了大量的高素质技术人才,年轻的木工匠士们走了大山,迈向了城市,用勤劳的双手和热情的服务在社会实践中建功立业,实践体面劳动,书写美好人生。

  这孩子喜欢木工,但以前不大懂事,三年木工学校的生活,不但回家什么木工活都能做,而且更懂事、更有爱心了,还学会了帮家里和邻居干活……”谈起在学校的收获,方江锋的妈妈诚恳地说。

  就业了,致富了。孩子在成为匠士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学会了做人。

  她还说:“这比什么都重要,做父母的,哪个看到自己的孩子既会做事又会做人而不高兴呢?”

   一如既往背后的艰难

  在一如既往的隆重、感动和收获的同时,木工这一职业教育的发展仍彰显艰难……

  办学七年,毕业六届,总共只有223名匠士,平均每届不到40人来,最多的一届也只有60几名。可见,木工学校目前的办学规模相对较小,还无法满足社会对木工人才的需要。而今年总共只有20名学员毕业,究其原因,与招生难和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不无关系。

  木工学校的招生条件是苛刻的。农民的孩子、诚实守信、不赌博、不抽烟,身体健康、身高要求等等都有要求,即便父母亲赌博的学生学校也不招收……

  一系列严格的招生标准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学校的招生,”木工学校校长汪丽庆说,“下一步,我们继续坚持严格招生,拓宽招生空间,着眼于在安庆、池州、宣城等地区招生,提高生源的数量和质量。”

  另外,传统观念对招生的阻力仍很大,在农村,读不了大学,一般会选择、机械、电子、车床、计算机等热门专业学校就读,而木工,再“匠士”也只是个“木匠”,学做木工,是遭到传统文化的排斥的。“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不可动摇。因此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做木工,孩子也不甘心自己将来是个木工。因此招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全社会不形成尊重手艺工人的机制和氛围,职业学校招生困难将继续下去。

  大多农村青年尤其是一些未考上高中的初中毕业生其素质并不高。上网、抽烟、赌博等恶习极易染上。因此,对于木工学校的管理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木工学生难管理,素质提升会更慢,这就要求学校还要下一番苦功夫,全社会都要给木工职业以更多的尊重。

  汪校长说,曾经为了一个孩子,他们上门跑了四五趟,为的是要争取到一个优秀匠士的苗子,而同时,为了退回一个孩子,家校还要找家长说好话。尽管招生难,但质量是第一位。尽管招生难,但不能砸学校的牌子。能培养多少就培养多少,质量这个指标不能丢。离开质量谈数量没有任何意义。


 
 

联络我们 | 网站总览 | 版权及免责声明
Copyright c 2005 长江平民教育基金会版权所有,不得转载